当前位置:主页 > Bitpie官网正文

韩国导演朴赞郁:月色很美不是吗?

12-28 Bitpie官网

 中新社香港12月28日电 题:韩国导演朴赞郁:月色很美不是吗?   中新社记者 韩星童   朴赞郁走进建于香港维港之滨的影院,慢条斯理地逐一取下背包、眼镜、口罩,瞥向镜头轻轻笑了下,像是泰然地卸下一切遮掩,打算坦率地进入这场采访。   这位以暗黑诡异风格著称的韩国导演,日前受邀来香港举办“大师班”,理所当然成为媒体争相约访的焦点。在自传开篇都要高呼三声“个性高于一切”的朴赞郁,一如既往,对每个问题都有直截了当的态度。 韩国导演朴赞郁近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中新社记者 韩星童 摄   因执导被外界视为“复仇三部曲”的电影系列享誉海内外多年后,朴赞郁陡然调转方向,轻盈地抖落一身标签,收敛起早期的大胆生猛、大开大合,决定拍一个从喜爱的歌曲《雾》生长出来的爱情悲剧,它沉稳但不阴郁,悬疑不忘优雅。以此呈现的《分手的决心》让朴赞郁斩获第75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并入围第95届奥斯卡国际最佳影片。   在朴赞郁看来,这不过是他一以贯之的创作焦点,即“人的存在究竟是怎样的一回事。”相较于单一的快乐,他倾向将人物放入苦难的漩涡,毫笔挥洒仇恨,任其沉浮挣扎,但却以爱的执念贯串,往往在深不见底的黑暗当中,提炼出人性的可贵之处,幽暗且令人动容。   《分手的决心》同样如此,只是当爱情发生在两个成人身上,克制成为故事的内核。“我没有把它看成是一场实实在在的悲剧,而是试图用微妙、优雅和幽默来表达它。”就像日本作家夏目漱石把“我爱你”翻译为“月色很美不是吗?”朴赞郁追崇的正是这种极致的东方婉约派浪漫,并最终以精雕细琢的台词、独具个人风格的色彩与诗意的构图加以呈现。   这要归功于身为建筑系教授和诗人的父母潜移默化的影响。后来在那间面朝街道、仅够摆放一张桌椅的狭窄工作室创作剧本时,朴赞郁对于这一点有愈发深刻的感触,即便如今步入霜发覆额的年龄,那些童年黄昏时分餐桌上关于建筑线条、诗歌与书籍的讨论,经年不朽,依旧如一道明媚春光,在他心中萦绕不去。   所以当在大学时期一头钻入影像世界,无意间看到阿尔佛雷德·希区柯克执导的电影《迷魂记》后,他终于醒悟自己志在何方,为那份青春涌动的激情和想像力找到出口,此后,朴赞郁就开始以导演的视角,思考如何才能在电影中讲好故事。   有时他意识到构思过于精密,便会刻意释放自主空间予演员,“我期待他们将自己的理解表演出来,给我一些惊喜和感动。”他最享受在“Action”(开拍)和“Cut”(停)之间,当整个宇宙都集中在演员脸上的那一瞬间迸发出的灵光。   朴赞郁还想过和艺术家弟弟共同创作,成为韩国的“科恩兄弟”,两人曾合作用手机拍摄电影《夜钓》,并获柏林影展短片金熊奖。尽管这样的联合创作未能延续下去,但朴赞郁觉得至少这次尝试向怀抱电影梦却苦于没资金的新手导演证明,创作不再受设备所限,重要的是行动起来。   毕竟他想像中理想的电影世界,一边是手举数码摄像机的年轻人的世界,另一边人们收起了导演椅,制作人、编剧、摄影导演、演员、编辑等聚集在一起制作属于自己的电影。   这也正是近年崛起的韩国电影发展现状,“很多制作人、导演、演员一起努力,扩充着韩国电影在世界影坛的版图。”这其中最具决定性意义的莫过于电影《寄生虫》和剧集《鱿鱼游戏》,“感谢两位导演奉俊昊和黄东赫(均为朴赞郁后辈)做了‘开荒牛’,那我就默默坐享其成了。”朴赞郁正色谦虚道。   看面前的记者们奋笔疾书,他眼里添了一丝狡黠的笑意,缓缓补充道:“我开玩笑的。”(完) 1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funktasia.com/a/wuyedapian/2023/1228/156.html



标签

友情链接